鲸鱼阅读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十一章 曙后星孤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吴不知此时却不愿意多说,摆摆手道:“老夫找了你这么多年,此刻既已将你找到,便也不必急于这一时,此事说来话长,需从长计议,老夫就在这千佛山中住上三个月,将此事的始末,原原本本讲给你听。”
  凌霄听闻顿时满心欢喜,适才在那茗香楼里听这老爷子讲江湖事,还没过瘾,吴不知此时愿意留下不走,自然是求之不得,凌士良亦是笑着将吴不知迎进屋内,拿出好酒好菜招待,唯有吴重楼,却是心事重重。
  四人正准备举杯相庆,却见屋外院中不知何时,已然站着一位亭亭玉立的妙龄女子。
  只见这女子一袭黄衫,手持长剑,身材修长,面如桃花,肤如凝脂,手如柔荑,黛眉如画,口如珠丹,明眸善睐,竟是一绝色美人。
  吴重楼和凌霄自小在山中长大,哪里见过如此倾国倾城的红粉佳人,一时竟看呆了,心中暗暗惊叹,这莫不是仙女下凡了?!
  “姑娘,你找谁?”
  凌士良走到院中,疑惑地问道。
  只见那黄衫女子从衣袖中拿出一副画像,对着凌士良的样子细细瞧了稍许,而后便一拱手道:“鬼谷门下崔星媱,拜见师叔祖!”
  凌士良见这女子面生的很,但又自称鬼谷门下,仔细思虑了一番,问道:“姑娘既姓崔,那崔曙是你什么人?”
  那黄衫女子俏皮一笑,道:“回禀师叔祖,崔曙正是家父。”
  如此一说,凌士良顿时便是恍然大悟了,笑道:“哎呀呀,多年未见,不曾想我那师侄都有女儿了,还出落地如此仙姿玉质,看来师叔祖是真的老了,哈哈哈哈!”
  此时一人走上前来,笑问道:“正位开重屋,凌空出火珠,夜来双月满,曙后一星孤,天净光难灭,云生望欲无,遥知太平代,国宝在名都。星媱丫头,可还识得老夫吗?”
  这一首《奉试明堂火珠》,是当年崔曙奉旨进京面圣,于大明宫含元殿内所作的一首五言诗,大中皇帝李怡对其颔联“夜来双月满,曙后一星孤”极为推崇,赞赏有加,“曙后一星孤”所指,便是崔曙和其女崔星媱,据说,那位凤仪天下,在整个大风王朝内身份可谓最尊贵的女子听完此诗之后,竟是潸然泪下。
  此时崔星媱听闻有人吟诵父亲的成名之作,先是一惊,待看清来人是谁,便笑地更加灿烂了。
  “当然识得,当然识得,六岁生日之时,吴爷爷还送过星媱一把鸦九剑,星媱自小带在身边,您看!”
  崔星媱说完,便晃了晃手中那把长剑。
  鸦九剑是本朝铸剑宗师张鸦九所铸,江湖传闻张鸦九从前不过是个不入流的铁匠,忽有一日梦中偶遇春秋战国时期的铸剑鼻祖欧冶子,欧冶子见张鸦九颇有悟性,便将毕生所学传授给了张鸦九。
  鸦九剑便是张鸦九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成名之作,便有了后来的“欧治子死千年后,精灵暗授张鸦九,鸦九铸剑吴山中,天与日时神借功”。
  吴不知几经辗转得到此剑,十年前他去找邢和璞打听吴重楼的下落,恰逢崔星媱六岁生辰,吴不知便把那把鸦九剑送于崔星媱,本以为厚礼相赠,能让邢和璞如实相告,没曾想邢和璞收了东西不办事,自己赔了夫人又折兵,故而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,常常破口大骂邢和璞老匹夫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