鲸鱼阅读

阅读记录  |   用户书架
公告

下载笔趣阁APP,离线读全本!

上一章
目录 | 设置
下一页

第二十二章 久别重逢

加入书签 | 热门评论 | 问题反馈 | 内容报错
一场秋雨,洒在老旧的铁索桥上,桥下的沱陇江浊水奔腾,带起的轰鸣压下了天地间所有声音。
  
  头戴花簪的女子,撑着桃花伞,缓步走过铁索桥老旧的木板,朝桥的另一端凝望了一眼。
  
  华钧洲仙门林立,但疆域也比玉瑶洲广袤太多,各家豪门的疆域不像九宗一样比邻,彼此之间存在着大量灵气稀薄、不适宜作为宗门驻地的不毛之地。
  
  铁索桥的另一端,是位于华钧洲东部的荒骨滩,距离此处最近的仙家破锋城,也有数千里之遥,平时人迹罕至。
  
  荒骨滩内有曝尸荒野的鸟兽白骨,但并不多,叫这个名字是因为大地呈黄白色,不适合耕种及植被生长,人和鸟兽都极少,能到这里来的修行中人,也是最底层的小散修,过来探宝挖掘埋在地下的各种矿物。
  
  花簪女子在桥头瞩目良久,毛都没有看到一根,不由皱了皱眉。
  
  啪啪啪~
  
  扇翅膀的声音响起。
  
  黄色的小麻雀,从雨幕之间飞来,落在了花簪少妇的手掌间,重新化为了一只纸鸟。
  
  花簪少妇凝神片刻后,根据指引,往前踏出一步,身形已经来到了荒骨滩深处,一座山岭之下。
  
  铛铛铛——
  
  铁器敲击石头的声音不绝于耳。
  
  花簪少妇抬眼望去,山岭下有零零散散的建筑,些许穿着朴素的汉子,在窝棚之中用器具敲击分割着石料;石头是青藤石,华钧洲仙家比较喜欢的装修材料。
  
  建筑附近是一个露天的采石场,下着雨没有人开采,里面放着诸多器具。
  
  花簪少妇扫视一圈儿,瞧见采石场的入口处,竖着一块碑,上面有破锋城的双斧徽记,下面则是一个‘屈’字——这是向外人宣告,采石场属于屈家,由破锋城罩着。
  
  青藤石已经被功能更全面的人造阵石所取代,但因为历史久远,依旧被老派豪门所青睐,算是一种‘老讲究’,开采的人少,价格也偏高,能被当做仙家产业并不奇怪。
  
  不过荒骨滩太偏僻,总不能用仙家渡船运石头,即便附近有条大江,要把大量石材运出去,也麻烦得很,这个小采石场怎么看都有点鸡肋。
  
  花簪少妇没感觉出天地的异常波动,猜测可能是有阵法刻意遮掩,便在采石场附近的山岭间,仔细探查起蛛丝马迹……
  
  ----
  
  另一边,岚峰河。
  
  从春潮湖出来后,顺着江口往下游走,出三千里宗门辖境,就到了岚峰河口。
  
  仙家豪门附近的风水宝地,不可能留给外人,因此紧贴着宗门边界线的地方,肯定都是灵气稀薄的不毛之地。
  
  不过由于千秋乐府位置太好,周边再烂也不会太荒凉,岚峰河一带虽然没什么像样的仙家,俗世山水却也值得人驻足。
  
  秋日斜阳之下,左凌泉坐在一艘小舟的船头,沿着河道随波逐流。
  
  河道两侧是奇骏山岭,偶尔能瞧见一座道观、山庄,河面上也有些带着鱼鹰的老汉,撑着竹筏擦肩而过。
  
  谢秋桃和汤静煣,坐在另一头钓着鱼儿,团子学起了渔夫手里的鱼鹰,钻进水里帮忙捕鱼,但圆滚滚的大毛球很难潜入水里,怎么看都像是只没脖子的鸭子。
  
  左凌泉没有跟着两个姑娘钓鱼打发时间,手里拿着一本泛黄的书卷,认真翻看。
  
  书卷封皮上并没有字迹,《草庐剑经》是外人给取的名字,里面的内容也不讲究章回、文体,看起来就是用大白话口述一件事儿。
  
  之所以写成这样,并非老剑神不通文墨,而是写这本书的目的,是为了教导子孙。
  
  左凌泉粗略看了一遍,光从书上‘事无巨细’的讲述方式,就能看出老剑神应该是个很宠溺子孙的老祖,字字句句都是掏心窝子的话,有些地方觉得深奥了,还会自己写注释,生怕子孙看不明白。
  
  这样一本老剑神‘倾囊相授’的习剑心得,按理说应该是剑客的至宝,分量不亚于世间任何仙品法门,千秋乐府不可能拿出来送人。
  
  但左凌泉仔细看过之后,才明白千秋乐府为什么能痛快把这本书给他。
  
  整本书的核心理念是‘武道无止境’,写的东西每个字都认识,但连在一起就是天书。
  
  举个例子,书上的内容,就好似状元郎对寻常人说:
  
  “你先寒窗苦读十年考童生,然后考秀才,之后再考举人,等春闺高中,你就是状元了。”
  
  流程明确、意思简单好理解,但知道有个啥用?
  
  没用雄厚的阅历累积和自身感悟,路摆在面前都不知道先迈哪条腿,更不用说走到顶峰了。
  
  左凌泉前前后后看了好几天,以他对剑道的理解,也就能通过自身经历,明白老剑神前中期写的是啥意思,等到了后期,照样一脸懵逼。
  
  不过这本书也并非毫无作用,左凌泉通过这本老剑神手书的心得,至少明白以后寻求突破的各种可能,不能照猫画虎套用,但加以理解后转变为自己的领悟,也不是没可能。
  
  小船随波逐流,河岸上的人影逐渐稀少,太阳也落下了山头,天色暗了下来。
  
  左凌泉手捧书卷,看的正入神之际,耳畔忽然袭来一阵香风,柔顺发梢轻轻扫了下他的脸颊。
  
  左凌泉以为是静煣着急了,想‘日落而修’,嘴角含笑,抬手摸了摸:
  
  “稍等,相公把这页看完。”
  
  入手雪腻,肌肤质感极佳,但不似静煣那般柔润温热,而是凉凉的,好似光洁软玉。
  
  ?
  
  左凌泉一愣,触感不像是静煣,他偏头看去,却见身着华美裙装的灵烨,不知何时站在了背后,手儿撑着膝盖,俯身凑在跟前,脸颊冷冰冰的,用一双居高临下的眸子瞄着他。
  
  左凌泉满眼意外,还没来得及打招呼,就听到一声:
  
  啪——
  
  声音清脆响亮,听起来质感饱满、弹性惊人。
  
  上官灵烨吃疼的抽了口气,猛地起身,怒目望向身后。
  
  汤静煣还抬着手儿站在背后,脸上有几分不满,训道:
  
  “来了也不打个招呼,上来就撅着屁股对着我们,你懂不懂礼数?”
  
  小船另一头,谢秋桃才瞧见上官灵烨,本想打招呼,听见响亮的打屁股声,又连忙闭嘴,憋着笑旁观。
  
  在河水里飘着的团子,则是“哗啦——”一声蹿了起来,冲到了上官灵烨的怀里:“叽叽叽~~”不停磨蹭,翅膀乱煽溅了三人一脸水珠。
  
  上官灵烨眼神十分恼火,单手抱着团子,反手就想打静煣屁股:
  
  “你这婆娘,真是……”
  
  左凌泉哪里能让两个媳妇打架,连忙起身搂住灵烨,用手在吃疼的地方揉了揉:
  
  “好啦好啦,不疼不疼,我帮你收拾她……”
  
  ??
  
  上官灵烨可不好意思当着谢秋桃的面,被左凌泉光明正大占便宜,连忙扭腰躲避:
  
  “你给我老实点,我还没找你算账呢。”
  
  汤静煣上前把胳膊肘往外拐,准备哄奶娘的团子抱回来:
  
  “你还敢凶?忘记上次可怜兮兮叫‘好哥哥’的场面了?你再横,待会又得屁股开花……”
  
  这话语实在火辣,完全没把桃桃当外人。
  
  秋桃在跟前,左凌泉一个男人家总不能跟着开黄腔,站在两人之间拉架道:
  
  “好啦,这些事待会儿再说。公主她们呢?”
  
  左右打量。
  
  上官灵烨挺想吃独食,不过姜怡的醋坛子都快炸了,她再敢这么玩儿,以后就别想当老大。她偏头示意下游:
  
  “她们在前面的榆树湾等着,你先过去吧。”
  
  左凌泉往下游望了望,没见到画舫的踪迹:
  
  “不一起过去?”
  
  上官灵烨已经甜蜜过一次……不对,应该是已经遭过一次罪,到现在都没缓过来,既不想打扰姜怡和清婉,也不想再让左凌泉碰,回应道:
  
  “你想得美,我今晚和静煣好好聊聊,我们的账,明天再跟你算。”
  
  彼此又不是见一面就走,左凌泉也没有说太多,点头一笑就准备过去。
  
  但灵烨见状又抬起手来,把他给拦住了:
  
  “等等。”
  
  左凌泉身形一顿,稍显疑惑。
  
  上官灵烨脸色微沉,示意左凌泉手上的《草庐剑经》:
  
  “这本书你看完没有?”
  
  “哦,还没,其实也没写啥有用的东西,你想看吗?”
  
  “我不想看。”
  
  上官灵烨稍微酝酿了下词句:“不过,这本书是我那手下败将的外公所著,听薛夫人说她想要回去……”
  
  左凌泉略微琢磨,就懂了媳妇的意思——怕他拿去给仇大小姐献宝邀功。
上一章
目录
下一页
A- 18 A+
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
×

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选择“添加到主屏幕”

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

点击下方的 “

然后点击“收藏网址”